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勋鹿/灿白

今天又下了雪。街上人还是很多,吴紧了紧大衣,呼出的白气在空中疯狂地跳跃了几下,很快看不见了。

大概有点感冒。吴想,鼻塞。他走进甜品店,帅气的服务员礼貌又疏远,问他要喝什么。吴站在那里看他,笑了笑。他说,我要两份巧克力奶茶。服务员眨眨眼,低下头,又抬起来。他说,请您稍等。

他忙碌起来,做好了两份很甜的奶茶。服务员动作很利落,很快打包好了两份奶茶,递给吴。吴接过来,蹭了蹭他的小手指。吴还是笑着的。服务员很快地缩回手,低下头,睫毛遮住好看的眼睛。

吴除了奶茶什么也没带走。又在店门口扔掉一份奶茶。纸杯的盖子摔开了,奶茶洒出来,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淋在了垃圾桶里的一包果皮上。吴盯着绿色的垃圾桶上的奶渍看了很久,这下他只剩一杯巧克力奶茶了。

——

边坐在转椅上,带着耳机认真地盯着只有手掌宽的,颇有年代感的游戏机,嚼着草莓味的泡泡糖。天完全黑下来了,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*。

“Game over.”边在心里给自己配音。他把游戏机扔进沙发里,蹬了一下电脑桌沿就把自己送到了落地窗旁边。

窗外的景色亮堂堂的,好像这个城市根本没有黑夜,这样的灯光把人的伤疤都撕开,剥皮拆骨,血淋淋的,怪吓人。边歪了歪头,吹出一个泡泡。江边有人放烟花,五颜六色的,但是边听不到声音,只看着一朵又一朵的花怪诞地开在黑色幕帘上。边伯贤把泡泡糖吐在旁边的威士忌里。

他摁开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。联系人的头像是朴的照片,笑得傻乎乎的。

但边最终没有发出去。他盯着那个游戏机看。客厅里的灯全都亮着,明晃晃的,又很寂静,静得边都要错觉自己是不是丧失了听力。

“Game over.”他想。

——

啊……新的一年,迎接茶蛋的第六年!
写了最爱的两个rps,虽然是be,但我还是爱他们
我爱他们。

*这句话记不得在是哪本书里看见过的了,用一下,如果不能用或者是网络作品里的句子请告诉我,我好改,谢谢。

最近好丧啊。压力有点大
晚上来写2017的最后一个段子,顺便整理一下没有发到乐乎上的图

我发现《那些你很冒险的梦》很适合蒋丞选手和顾老师啊!

“那些你很冒险的梦
我陪你去疯
折纸飞机碰到雨天终究会坠落
太残忍的话我直说
因为爱很重
你却不想懂 只往反方向走”

我永远喜欢顾老师JPG

PS这个lo主明明是写段子的,却变成了废话lo主:)

归途

喻文州躺在院子里树下的摇椅上。时候既然是夕阳,没有什么声音,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止了流逝,温柔的阳光被树叶切割得碎碎的悄悄投在喻文州脸上,映得他好像浓烈的欧洲油画,皱纹里是恰到好处的阴影。

喻文州也不太记得自己多少岁了,但是他好像昨天还清楚的知道似的。正如他突然记不太清黄少天的面容,即使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一直把他清楚的刻在心脏瓣膜上。心脏跳动一下,就打开看一眼。

他知道那是年轻又张扬的眉眼。黄少天这人,爱说话,又爱笑,唇形好看得不行,嘴角一咧就露出尖尖的两颗虎牙,可爱又锋利。眼睛一弯,好像盛了几百颗星星。

喻文州总爱亲他。亲哪里都好,漂亮的唇或是锁骨。但他最爱亲他的眼睛,他浑身上下最灵动的地方。黄少天眼窝深,显得眼神深情又撩人。喻文州可以从身后搂住他,低下头,眼帘微微掩住他的爱慕,显得用情至深。他轻轻含住黄少天长长的睫毛,他微微眨眼,被润湿的眼睫扫过嘴唇,挠的喻文州心痒,下一秒黄少天就笑嘻嘻的转过身扑上来要吻喻文州的唇。

喻文州捏黄少天的红红的耳垂,然后他们接吻。舌尖勾着舌尖,轻轻描摹着唇线,若即若离,一退一进,一进一退,好像甜蜜的华尔兹。不激烈,却黏黏糊糊的,好像永远也无法分开。喻文州弯着眸子看黄少天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欢喜。无论过去多久,他们都是这样的爱着对方。从初见的互相看不惯,到爱你就像爱生命,喻文州心想,不曾感觉到岁月的悄悄爬过。

黄少天活得恣意又潇洒,好像小说里走出来的剑客,手腕微动就挽出帅气的剑花,窜上窜下飞檐走壁,总是乐呵呵的,聒噪又生动。骨子里又有杀手的冷静和残忍,是心如止水,行云流水的动作里就是梦里的江湖。若是想从他那里讨得一个缱绻的吻,就要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去喜欢,去深爱。

想到这里,喻文州又笑了一下。他已经记不起来关于黄少天的很多事,但他知道那是宝藏。

喻文州缓缓闭上眼睛。他本来想站起身去找黄少天的照片,但他又觉得不必了。因为他们很快将要再见。

等那时候,他就要反过来向眉眼依旧年轻张扬的黄少天,索一个甜甜的吻。

“世界和我爱着你,我们相遇,在天堂里。”
——

我终于搞了喻黄(虽然只是一个段子(被打死

我想写大长篇,但是作业拖住了我(别找借口

剧情大概是我的天意外去世(。),然后我的喻苦苦守候,最终天堂相见(什么)

最后一句歌词来自《世界和我爱着你》❤

下着雨。我点燃一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,吐出压抑的烟圈。我打开手机锁屏,回了几条信息。我看着某个社交软件推送的冷笑话,扯扯嘴角,想笑,没成功,表情反倒扭曲起来。

我看见吴世勋撑着黑伞从车上下来,我摁灭烟头,朝他走过去。

“走吧。”他穿着黑西装,眼神很凌厉,又瘦了不少,透着一股锋利的瘦削。他没有什么表情,怀里抱着盒子。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还有一群穿着黑色西装和黑色套裙的人,都撑着伞,垂着头。空气中弥漫着绝望的味道。

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了。有张艺兴,边伯贤,还有我不认识的脸。我朝边伯贤点点头,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把烟递给了他。

-

吴世勋收起了伞,站在雨里。我没有让他撑起伞。

我还是站在他身后。他把东西放下,坚定有力地敬了个军礼。然后就再没了动作。

现场响起低声的抽泣,是那几个女生,揪着裙摆,咬着下唇。我有些难过。我又看向吴世勋的背影。

他还是站得很直。脊梁挺着,仿佛没有什么事能将他扳倒,整个人就像一棵白杨——跟以前任何一个时候的他一样。在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那时候他还有着恣意的少年眉眼,行事都透着一股子江湖快意,活得放肆又爽利。如今他好像已经有了男人的模样,眼里没了那股张扬,取而代之的是似乎无法打散的坚毅。

雨落到他脸上。他深深鞠了个躬——这回不是敬礼了。他嘴唇动了动,无声地说了几个字。

他还是没有表情,但我知道他在哭,眼泪融进雨里。剥去坚强的外壳,故作的成熟,他到底是个孩子。只是太早的,被迫面对成长。

那个人离开之前告诉他,要快快长大呀。

我知道一切。我知道他曾落泪,在凌晨清冷的街上,在暖黄的路灯下,在狂风暴雨的台风夜里。但我看到的。任何人看到的,都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吴世勋,百毒不侵。

我都知道。

但我什么都没有说。

我越过一片残忍的黑色,看到边伯贤站在人群之外,黑西装衬得他像一柄刀。他也没有撑伞,看着我的眼睛,叼着一根烟。

——

灿烈视角,勋鹿都是警察,鹿晗之前离开吴世勋调到一个危险的部门,结果出任务挂掉了(靠

结尾有灿白暗示(闭嘴吧

伯贤也是知道的,警方的计划里就是有人必须要牺牲,各种原因和变故这个人变成了鹿晗(

勋鹿属于双向暗恋(什么。

哇哦,狗血大剧(傻逼还不是你写的

我的文笔还撑不起完整剧情orz目前只能产段子了,希望各位同好不要嫌弃orz

——

这几天冷静了一下,觉得自己太冲动了。吃了这么久的cp说放下就放下还是不可能的,于是我又不要脸地回来磕了(

返校生(?

希望吴世勋同学也能早日找到心爱的人(骗人的其实我想和他结婚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