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情书

to李希侃

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着迷彩卫衣,明亮而动人,笑起来见牙不见眼,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却是软乎乎的小小一只。跳起舞来又气场全开,侧身一笑就摄人心魄。

冬天的廊坊很冷,你把自己裹在厚重的黑色羽绒服里,笑着凑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全时。我们光明正大的走在粉丝的镜头前,我戴着口罩偷偷的笑,手搭在你肩上把你往怀里带——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唱到最尽兴。

那个冬天,雪下得很大很久。

最后我站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接受审判,结果是我们都没能出道。我虽然本就没报太大希望,但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接受第十这个事实。我们在飞舞的彩带里拥抱,然后各奔前程。

那以后你我的行程都很满,见面近乎奢侈,我只好每天抽出时间发微信给你,汇报工作,说声想你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曾经的天天都能见到变成了只能隔着屏幕倾诉相思,文字和图像当然都不如本人鲜活。

我知道一切忙碌都是为了梦想,我们慢慢地都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虽然沿途荆棘满地,但有你在身边总是无所畏惧的。我满心对你都是喜欢,真是没办法不爱你,你活泼而热忱,既不过分成熟,也不过分天真,容易高兴也容易失落,正是你定义了少年。

待到未来我们各自在梦想上没有遗憾了,就专心经营爱情。想和你去旅行,让记忆中美好的片段多得数不清,想和你一起待在家里打游戏,谁输了谁洗碗,想和你一起去超市买菜,遇到试吃还可以和师傅高兴地讨论两句,想和你在秋天的清晨散步回家,你的衣角上都是枯叶满天的味道,想在晚上拉你出去买零食,然后在暖色的路灯下亲吻你的额头,把你卫衣的帽子扣到你头上去。

无法描述对你的爱,我只是想要你。

毕雯珺

——

七夕快乐,速打情书一封,阅读愉快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