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多情便利店

BGM—Lost-滿舒克/Jony J
閱讀愉快

.
他認識陈立农是在一個普通的夜晚。那天他殺完一個人,告訴他的領導想金盆洗手,被領導揍了。或許領導暗戀他沒揍得太狠,他在家裡躺了一個小時,晚上九點半出門喝酒。

酒吧是深藍色的燈光,像海一樣晃動,大塊的冰折射著光線,琥珀色的酒液流光溢彩。

“I lose myself tonight”

陳立農走向他。

他撐著頭盯著酒杯出神。他的臉有一半藏在陰影裡,另一半被不時變換的燈光照亮。陳立農停在他身邊。“一個人?”陳立農彎著眼,在奢靡的燈光下格外好看,眼底像浮動著萬千星辰,繾綣柔和。

“喝一杯嗎?”

林彥俊接過他的杯子。他們聊天,喝酒,看著對方笑。

“今夜只有我和你”

然後是理所當然的做愛,他們在酒店房間的門口擁吻。他雙手插進陳立農的髮間,舌尖勾著舌尖,不激烈,但黏黏糊糊難捨難分,好像甜蜜的華爾茲。他眼窩深,睫毛又長,微微垂下視線是時候,顯得用情至深。陳立農又吻他的眼睛,濕濕的睫毛掃過嘴唇,撓得他心癢,下一秒他們就抱在一起衣衫不整地滾到了床上。沒有人開燈,陰暗的房間裡,粉紅色的曖昧正在爆破,搖碎了夜色。

“你出現創造了經典 輕鬆到達美的臨界點”

陳立農覺得他確實是極致的漂亮,閉眼接吻是因為雙眸太耀眼,他的軀體被精靈賜吻,他的靈魂值得萬物伏躬眾神稽首。怎麼能擁有這樣的他,陳立農攔著他的腰,近乎虔誠地親吻他,聽他在耳邊喘息,青澀又性感。

“想和你纏綿 一直到路燈熄滅”

他坐起身。

他沒開燈,房間裡昏沉沉的。陳立農躺在他旁邊,呼吸淺淺的,他盯著看了會兒,點了根煙。他裹著襯衫坐到窗邊,火光一閃一閃,煙霧朦朧了他黑暗裡的輪廓。酒店臨海,吹過來的瘋裡明顯的潮濕和咸澀,是海水特有的味道,配合著若有若無的潮聲,好像就站在懸崖上,下面是黑色的漩渦。

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,陳立農翻了個身。他歎口氣,煙頭被摁滅,丟進了垃圾桶。

“Don't leave me alone”

陳立農醒來的時候是早上九點半,房間裡沒有別人,床頭擺著一袋小麵包。他翻了翻,試圖找到他的419對象留下的聯繫方式。但什麼也沒有。

他有些遺憾,因為他覺得他可能愛上這個人了。

“我知道也許有一天我也會為了誰打烊”

-END-

评论(7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