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勋鹿/灿白

今天又下了雪。街上人还是很多,吴紧了紧大衣,呼出的白气在空中疯狂地跳跃了几下,很快看不见了。

大概有点感冒。吴想,鼻塞。他走进甜品店,帅气的服务员礼貌又疏远,问他要喝什么。吴站在那里看他,笑了笑。他说,我要两份巧克力奶茶。服务员眨眨眼,低下头,又抬起来。他说,请您稍等。

他忙碌起来,做好了两份很甜的奶茶。服务员动作很利落,很快打包好了两份奶茶,递给吴。吴接过来,蹭了蹭他的小手指。吴还是笑着的。服务员很快地缩回手,低下头,睫毛遮住好看的眼睛。

吴除了奶茶什么也没带走。又在店门口扔掉一份奶茶。纸杯的盖子摔开了,奶茶洒出来,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淋在了垃圾桶里的一包果皮上。吴盯着绿色的垃圾桶上的奶渍看了很久,这下他只剩一杯巧克力奶茶了。

——

边坐在转椅上,带着耳机认真地盯着只有手掌宽的,颇有年代感的游戏机,嚼着草莓味的泡泡糖。天完全黑下来了,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*。

“Game over.”边在心里给自己配音。他把游戏机扔进沙发里,蹬了一下电脑桌沿就把自己送到了落地窗旁边。

窗外的景色亮堂堂的,好像这个城市根本没有黑夜,这样的灯光把人的伤疤都撕开,剥皮拆骨,血淋淋的,怪吓人。边歪了歪头,吹出一个泡泡。江边有人放烟花,五颜六色的,但是边听不到声音,只看着一朵又一朵的花怪诞地开在黑色幕帘上。边伯贤把泡泡糖吐在旁边的威士忌里。

他摁开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。联系人的头像是朴的照片,笑得傻乎乎的。

但边最终没有发出去。他盯着那个游戏机看。客厅里的灯全都亮着,明晃晃的,又很寂静,静得边都要错觉自己是不是丧失了听力。

“Game over.”他想。

——

啊……新的一年,迎接茶蛋的第六年!
写了最爱的两个rps,虽然是be,但我还是爱他们
我爱他们。

*这句话记不得在是哪本书里看见过的了,用一下,如果不能用或者是网络作品里的句子请告诉我,我好改,谢谢。

评论(3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