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归途

喻文州躺在院子里树下的摇椅上。时候既然是夕阳,没有什么声音,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止了流逝,温柔的阳光被树叶切割得碎碎的悄悄投在喻文州脸上,映得他好像浓烈的欧洲油画,皱纹里是恰到好处的阴影。

喻文州也不太记得自己多少岁了,但是他好像昨天还清楚的知道似的。正如他突然记不太清黄少天的面容,即使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一直把他清楚的刻在心脏瓣膜上。心脏跳动一下,就打开看一眼。

他知道那是年轻又张扬的眉眼。黄少天这人,爱说话,又爱笑,唇形好看得不行,嘴角一咧就露出尖尖的两颗虎牙,可爱又锋利。眼睛一弯,好像盛了几百颗星星。

喻文州总爱亲他。亲哪里都好,漂亮的唇或是锁骨。但他最爱亲他的眼睛,他浑身上下最灵动的地方。黄少天眼窝深,显得眼神深情又撩人。喻文州可以从身后搂住他,低下头,眼帘微微掩住他的爱慕,显得用情至深。他轻轻含住黄少天长长的睫毛,他微微眨眼,被润湿的眼睫扫过嘴唇,挠的喻文州心痒,下一秒黄少天就笑嘻嘻的转过身扑上来要吻喻文州的唇。

喻文州捏黄少天的红红的耳垂,然后他们接吻。舌尖勾着舌尖,轻轻描摹着唇线,若即若离,一退一进,一进一退,好像甜蜜的华尔兹。不激烈,却黏黏糊糊的,好像永远也无法分开。喻文州弯着眸子看黄少天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欢喜。无论过去多久,他们都是这样的爱着对方。从初见的互相看不惯,到爱你就像爱生命,喻文州心想,不曾感觉到岁月的悄悄爬过。

黄少天活得恣意又潇洒,好像小说里走出来的剑客,手腕微动就挽出帅气的剑花,窜上窜下飞檐走壁,总是乐呵呵的,聒噪又生动。骨子里又有杀手的冷静和残忍,是心如止水,行云流水的动作里就是梦里的江湖。若是想从他那里讨得一个缱绻的吻,就要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去喜欢,去深爱。

想到这里,喻文州又笑了一下。他已经记不起来关于黄少天的很多事,但他知道那是宝藏。

喻文州缓缓闭上眼睛。他本来想站起身去找黄少天的照片,但他又觉得不必了。因为他们很快将要再见。

等那时候,他就要反过来向眉眼依旧年轻张扬的黄少天,索一个甜甜的吻。

“世界和我爱着你,我们相遇,在天堂里。”
——

我终于搞了喻黄(虽然只是一个段子(被打死

我想写大长篇,但是作业拖住了我(别找借口

剧情大概是我的天意外去世(。),然后我的喻苦苦守候,最终天堂相见(什么)

最后一句歌词来自《世界和我爱着你》❤

评论(17)

热度(1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