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毕业典礼

粉了他四年,萌了勋鹿四年,后来吃过那么多其他cp,从来没有拆逆过初恋勋鹿。

午觉睡了起来看空间,懵逼得不行。怎么突然就公布了啊??我还没准备好??我有一句操你妈郁结于口,不说不行。

今天我从勋鹿毕业,自此不萌rps。

最后搞个段子纪念我的rps初恋勋鹿吧。

——

吴世勋拉开一听咖啡,“她很漂亮。”

边伯贤转过头看他。不说话。

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了呢?奶茶那么甜,为什么戒掉了呢?什么时候开始不戴戒指了呢?什么时候开始,你已经长大了呢?

是啊,你还是那么好看,剑眉星目,身姿挺拔,骄傲又温驯。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和他的眉眼已经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了呢?

什么时候他开始不再想起你了呢?什么时候你开始放下他了呢?

边伯贤没有再想下去。他摘掉眼镜。

这样就够了。

无论怎样,总会走到这一步吧。如果朴灿烈有一天找到了归途,他又会如何?

浪漫是所有人的归途。

——

我对不起灿白。以后可能也会写灿白,但不再相信he了。

我不行,我还要写。

——

“昨日太子十里红妆迎娶关家独女,那场面,说是皇帝纳后也不为过了。”

“傍晚那场烟花才是大手笔,全城的人可都见证了这场真情。”

“姑娘们的梦中情人鹿太子终于抱得美人归了,城里的闺秀这几日都得垂泪哟。”

吴世勋在听书。他坐在二楼,琼浆玉液,佳人在怀。

边伯贤喝了口茶,让人往香炉里添了几块寒竹,有些担心地看向身边的吴将军。

吴将军忙着调情。

那些姑娘再笑靥如花,也不过是胭脂俗粉。边伯贤知道他并不喜欢胭脂味,他也从不许姑娘用松香。太子却爱用松香。

“老幺……。”边伯贤开口。

吴世勋不应。他要的那个老幺么,不过死在了十月八那场惊世烟花中。

翌日,吴将军自请守关。塞外风沙里,不曾开出桃花。

两年后,新皇登基。不日,皇后诞下小太子,举国同庆。

新皇欲召回戍边的年轻将领。将领道,“我应先皇余生为国戍边,永无归期。”

我如今,只剩功勋与烈酒。

——

是初恋啊。

其实也没什么,不就是爱豆恋爱吗,泡个吧蹦个迪,几瓶灌下去,第二天又是新的开始!

加油!迎接白昼!

靠,我的双花又没填坑。哦,哎,……。啊。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