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哀

林他意
全职/盗笔/英雄学院/偶练/原耽
语c/唱见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摘纪录:

每想拥抱你一次,天空飘落一片雪,至此雪花拥抱撒哈拉。
――荷西


感谢推荐

同居关系(上)

农橘,我流ooc,狗血烂俗xxj文笔,微量异坤预警,慎入。
落魄歌手x酒吧保安,阅读愉快。

1
陈立农坐在角落弹吉他,断断续续地对着歌词纸哼今晚要唱的歌。这是他新工作上任第一天,如果不是酒吧老板收留他做驻唱,他就要因为交不起房租而露宿街头了。陈立农拨了下弦,叹气,心说我真是个小可怜。

“帅哥,一个人?”身边的位置陷下去一块,陈立农侧目,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穿着抹胸包臀的连衣裙,头发和嘴唇一样红。他赶紧移开目光,生怕冒犯。女人端着一杯酒,手臂自然地缠上陈立农的胳膊,“帅哥,吉他弹得不错嘛,我们俩喝一杯?”

陈立农一边用力想把手抽出来,心说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,一边假笑着应和,“不好意思,我太不会喝酒耶。”

“这杯度数不高的,来嘛,算我请你。”眼看她越缠越紧,胸口磨蹭着陈立农的胳膊,陈立农尴尬得腹肌都在颤抖,抬起右手就去推那酒杯,“姐姐,这不好……”

“哪不好了嘛……别害羞……”

“姐姐我真的不会……”

“来嘛……”

两人坐在角落一番忸怩推脱,玻璃杯终于不负众望的翻了,摔了一地玻璃碎片,琥珀色的酒液洒在女人的裙子上,她立即尖叫起来。

“臭小子你干嘛!你知道我裙子多少钱吗!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还真把自己当个角色了!”她站起来拍打着裙摆,竖眉冷目,声音尖锐,很快吸引了众多目光往这个角落投来。陈立农迅速站起身,怀里抱着吉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吴姐,他是新来的驻唱,不懂规矩。”

陈立农抬头。

哇哦,帅哥耶。

2

“姐,你就别跟他计较了。”林彦俊露出酒窝软声道,陈立农还没反应过来,呆愣在原地。吴姐眉头还是皱着的,但声音已经放低了,目光在林彦俊和陈立农之间转了转,似乎有些忌惮林彦俊,最后跺跺脚,高跟鞋踩出清脆的声响。“行了!算我今天倒霉!臭小子,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

女人瞪了陈立农一眼,推开林彦俊走拿了包就往门口走,又回头瞪了他一眼才推门走出去。

林彦俊深吸一口气,招呼人来把玻璃碎片扫了,转身看向陈立农。“愣着干嘛?”

陈立农这才回过神来,“哦,哦哦,谢谢……”

林彦俊叹口气,谁让你说这个了,“去唱歌吧。”

3

林彦俊回到吧台坐下,眼睛却一直看着拿着吉他的男生坐上台。蔡徐坤坐在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杯子,见林彦俊过来,笑道,“怎么着,不忍心看小帅哥落难?”

“不然我这个保安真放她在店里闹起来吗?我是不要工作了吼。”林彦俊喝了一口蔡徐坤研制的传说新品,看着陈立农有些羞涩地拿着话筒自我介绍,一对下垂眼笑得看不见。“你这新品好苦喔。”

哪儿苦了,子异都说刚刚好。蔡徐坤抬头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心思根本没在品酒上,也不理他,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。

林彦俊确实没心思仔细品他那个中药一样的新品,陈立农架好话筒已经开始唱了。酒吧的灯光偏暗,他整个人隐在那里,低着头拨前奏。林彦俊听出来是哪首歌了,眯着眼跟着唱了一句。

“爱似蓝调遇节奏 如此即兴仿佛纽约某横街”

陈立农嗓音很特别,唱歌的时候周身气场都变得不一样。他最角噙着笑,一首粤语被他唱的温柔至极。

我虔诚爱你,以灵魂骚动你。

4

林彦俊不上晚班,陈立农下台的时候吧台那边已经只有一个蔡徐坤了。陈立农思考了两秒还是背上吉他大着胆子凑上去打听。

“坤坤哥,刚才那个……”

蔡徐坤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撕下来,偏偏头,“嗯?”

陈立农一咬牙,“就是那个过来帮我的帅哥啦,他是谁啊?”

蔡徐坤盯着他真诚的眼神看了一会儿,揶揄地笑了,“他呀……他是我请来的保安……”

陈立农假装没看见,“保,保安?”

蔡徐坤语气都飘了起来,凑的近了些,成心要打趣他似的,“对啊,重金聘请来看场子的定海神针。你干嘛,一见钟情啊?”

“!!!坤哥你别乱讲!我,我先下班了,明天见!”陈立农一跃而起,飞速跟几个酒保打了招呼就往门口跑。蔡徐坤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,颇感兴趣地笑了笑,低头打字。

“子异我告诉你个新鲜事。”

5

陈立农骑着自行车回家,拐出深夜也繁华的商业街后路边就冷清了许多,只有孤零零的昏黄路灯立在两边。初秋夜晚的风迎面而来,陈立农耸耸鼻子,拉上了外套拉链和帽子。

又拐过一个角,陈立农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,心说在前面那条街买点吃的好了。这么想着,突然发现前方路边有一团黑色,陈立农没戴眼镜,吓了个半死,瞬间按住了刹车。

不会这么倒霉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吧……

他喉结动了动,长腿一跨,慢慢地推着自行车走,心跳砰砰砰。

走近了才发现是个人蹲在那,身边还立着一个行李箱,陈立农呼出一口气,小声嘟囔,“我以为是什么,吓死我了……”

黑影抬起头。

“诶!?”

6

陈立农瞪大眼睛愣在原地,“怎么是你?”

林彦俊正在烦躁,闻声看向陈立农,眉头像被封条锁在一起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黑气。“干嘛。”

陈立农缩了一下,心说好凶,“这么晚了……你不是早就下班了吗?还有行李……”林彦俊眉头越皱越紧,陈立农声音也越来越小。

林彦俊觉得这件事简直是飞来横祸。沉默了一会儿,在组织一大堆语言跟他说明事实和撒个谎打发走他之间权衡了一下,最后选择折中。“说来话长。”

陈立农仔细观察了一下,衣服还是刚才那套,林彦俊应该是无家可归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他踌躇了一下,还是开口。“你……没地方去吗?要不你先……到我家凑合一下?”

林彦俊深呼吸,“你认识我吗就让我跟你回家?不怕我是坏人哦。”

“你刚才帮过我嘛,算我谢谢你的,”陈立农把外套帽子扒下来,“我叫陈立农。”

林彦俊又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在陈立农快要忍不住溜了的时候起身,“我是林彦俊。”


“诶诶!!你怎么了!”

“……没事,蹲久了有点头晕。”

tbc

情书

to李希侃

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着迷彩卫衣,明亮而动人,笑起来见牙不见眼,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却是软乎乎的小小一只。跳起舞来又气场全开,侧身一笑就摄人心魄。

冬天的廊坊很冷,你把自己裹在厚重的黑色羽绒服里,笑着凑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全时。我们光明正大的走在粉丝的镜头前,我戴着口罩偷偷的笑,手搭在你肩上把你往怀里带——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唱到最尽兴。

那个冬天,雪下得很大很久。

最后我站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接受审判,结果是我们都没能出道。我虽然本就没报太大希望,但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接受第十这个事实。我们在飞舞的彩带里拥抱,然后各奔前程。

那以后你我的行程都很满,见面近乎奢侈,我只好每天抽出时间发微信给你,汇报工作,说声想你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曾经的天天都能见到变成了只能隔着屏幕倾诉相思,文字和图像当然都不如本人鲜活。

我知道一切忙碌都是为了梦想,我们慢慢地都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虽然沿途荆棘满地,但有你在身边总是无所畏惧的。我满心对你都是喜欢,真是没办法不爱你,你活泼而热忱,既不过分成熟,也不过分天真,容易高兴也容易失落,正是你定义了少年。

待到未来我们各自在梦想上没有遗憾了,就专心经营爱情。想和你去旅行,让记忆中美好的片段多得数不清,想和你一起待在家里打游戏,谁输了谁洗碗,想和你一起去超市买菜,遇到试吃还可以和师傅高兴地讨论两句,想和你在秋天的清晨散步回家,你的衣角上都是枯叶满天的味道,想在晚上拉你出去买零食,然后在暖色的路灯下亲吻你的额头,把你卫衣的帽子扣到你头上去。

无法描述对你的爱,我只是想要你。

毕雯珺

——

七夕快乐,速打情书一封,阅读愉快

多情便利店

BGM—Lost-滿舒克/Jony J
閱讀愉快

.
他認識陈立农是在一個普通的夜晚。那天他殺完一個人,告訴他的領導想金盆洗手,被領導揍了。或許領導暗戀他沒揍得太狠,他在家裡躺了一個小時,晚上九點半出門喝酒。

酒吧是深藍色的燈光,像海一樣晃動,大塊的冰折射著光線,琥珀色的酒液流光溢彩。

“I lose myself tonight”

陳立農走向他。

他撐著頭盯著酒杯出神。他的臉有一半藏在陰影裡,另一半被不時變換的燈光照亮。陳立農停在他身邊。“一個人?”陳立農彎著眼,在奢靡的燈光下格外好看,眼底像浮動著萬千星辰,繾綣柔和。

“喝一杯嗎?”

林彥俊接過他的杯子。他們聊天,喝酒,看著對方笑。

“今夜只有我和你”

然後是理所當然的做愛,他們在酒店房間的門口擁吻。他雙手插進陳立農的髮間,舌尖勾著舌尖,不激烈,但黏黏糊糊難捨難分,好像甜蜜的華爾茲。他眼窩深,睫毛又長,微微垂下視線是時候,顯得用情至深。陳立農又吻他的眼睛,濕濕的睫毛掃過嘴唇,撓得他心癢,下一秒他們就抱在一起衣衫不整地滾到了床上。沒有人開燈,陰暗的房間裡,粉紅色的曖昧正在爆破,搖碎了夜色。

“你出現創造了經典 輕鬆到達美的臨界點”

陳立農覺得他確實是極致的漂亮,閉眼接吻是因為雙眸太耀眼,他的軀體被精靈賜吻,他的靈魂值得萬物伏躬眾神稽首。怎麼能擁有這樣的他,陳立農攔著他的腰,近乎虔誠地親吻他,聽他在耳邊喘息,青澀又性感。

“想和你纏綿 一直到路燈熄滅”

他坐起身。

他沒開燈,房間裡昏沉沉的。陳立農躺在他旁邊,呼吸淺淺的,他盯著看了會兒,點了根煙。他裹著襯衫坐到窗邊,火光一閃一閃,煙霧朦朧了他黑暗裡的輪廓。酒店臨海,吹過來的瘋裡明顯的潮濕和咸澀,是海水特有的味道,配合著若有若無的潮聲,好像就站在懸崖上,下面是黑色的漩渦。

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,陳立農翻了個身。他歎口氣,煙頭被摁滅,丟進了垃圾桶。

“Don't leave me alone”

陳立農醒來的時候是早上九點半,房間裡沒有別人,床頭擺著一袋小麵包。他翻了翻,試圖找到他的419對象留下的聯繫方式。但什麼也沒有。

他有些遺憾,因為他覺得他可能愛上這個人了。

“我知道也許有一天我也會為了誰打烊”

-END-

@倒地不起的馍

😭😭😭先哭两声聊表激动
今天下午考完政史,丧得想从教学楼跳下去,没想到刚回家就拿到了快递😭
!!!!!!我没有语言了😭😭😭
除了明信片还有小零食,非常好看!!我决定把卡在信封那里的小卡片作为传家宝(。)当着我妈的面亲了一口盒子,我妈用一种不可描述的眼神看着我……。
爱馍!!!!!!!吃一个肉夹馍表达我对馍老师的爱(你)

勋鹿/灿白

今天又下了雪。街上人还是很多,吴紧了紧大衣,呼出的白气在空中疯狂地跳跃了几下,很快看不见了。

大概有点感冒。吴想,鼻塞。他走进甜品店,帅气的服务员礼貌又疏远,问他要喝什么。吴站在那里看他,笑了笑。他说,我要两份巧克力奶茶。服务员眨眨眼,低下头,又抬起来。他说,请您稍等。

他忙碌起来,做好了两份很甜的奶茶。服务员动作很利落,很快打包好了两份奶茶,递给吴。吴接过来,蹭了蹭他的小手指。吴还是笑着的。服务员很快地缩回手,低下头,睫毛遮住好看的眼睛。

吴除了奶茶什么也没带走。又在店门口扔掉一份奶茶。纸杯的盖子摔开了,奶茶洒出来,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淋在了垃圾桶里的一包果皮上。吴盯着绿色的垃圾桶上的奶渍看了很久,这下他只剩一杯巧克力奶茶了。

——

边坐在转椅上,带着耳机认真地盯着只有手掌宽的,颇有年代感的游戏机,嚼着草莓味的泡泡糖。天完全黑下来了,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*。

“Game over.”边在心里给自己配音。他把游戏机扔进沙发里,蹬了一下电脑桌沿就把自己送到了落地窗旁边。

窗外的景色亮堂堂的,好像这个城市根本没有黑夜,这样的灯光把人的伤疤都撕开,剥皮拆骨,血淋淋的,怪吓人。边歪了歪头,吹出一个泡泡。江边有人放烟花,五颜六色的,但是边听不到声音,只看着一朵又一朵的花怪诞地开在黑色幕帘上。边伯贤把泡泡糖吐在旁边的威士忌里。

他摁开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。联系人的头像是朴的照片,笑得傻乎乎的。

但边最终没有发出去。他盯着那个游戏机看。客厅里的灯全都亮着,明晃晃的,又很寂静,静得边都要错觉自己是不是丧失了听力。

“Game over.”他想。

——

啊……新的一年,迎接茶蛋的第六年!
写了最爱的两个rps,虽然是be,但我还是爱他们
我爱他们。

*这句话记不得在是哪本书里看见过的了,用一下,如果不能用或者是网络作品里的句子请告诉我,我好改,谢谢。

最近好丧啊。压力有点大
晚上来写2017的最后一个段子,顺便整理一下没有发到乐乎上的图

我发现《那些你很冒险的梦》很适合蒋丞选手和顾老师啊!

“那些你很冒险的梦
我陪你去疯
折纸飞机碰到雨天终究会坠落
太残忍的话我直说
因为爱很重
你却不想懂 只往反方向走”

我永远喜欢顾老师JPG

PS这个lo主明明是写段子的,却变成了废话lo主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