哨缕

哨子√
凹凸安吹/全职全员吹/盗笔黑吹邪吹/魔道澄吹/英雄学院久吹
语c/翻唱
不知名二百五十流清水写手
没有洁癖,混乱邪恶/讲相声的

下着雨。我点燃一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,吐出压抑的烟圈。老天爷眼神不错,葬礼下雨,婚礼放晴。我扯扯嘴角,想笑,没成功。

我看见吴世勋撑着黑伞从车上下来,我摁灭烟头,朝他走过去。

“走吧。”他穿着黑西装,眼神很凌厉,又瘦了不少,透着一股锋利的瘦削。他没有什么表情,怀里抱着盒子。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还有一群穿着黑色西装和黑色套裙的人,都撑着伞,垂着头。空气中弥漫着绝望的味道。

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了。有张艺兴,边伯贤,还有我不认识的脸。我朝边伯贤点点头,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把烟递给了他。

-

吴世勋收起了伞,站在雨里。我没有让他撑起伞,他压抑了太久。应该撕开一个口子了,无论以怎样的方式。

我还是站在他身后。他把东西放下,坚定有力地敬了个军礼。然后就再没了动作。

现场想起低声的抽泣,是那几个女生,揪着裙摆,咬着下唇。我有些难过。我又看向吴世勋的背影。

他还是站得很直。脊梁挺着,仿佛没有什么事能将他扳倒,整个人就像一棵白杨——跟以前任何一个时候的他一样。在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那时候他还有着恣意的少年眉眼,行事都透着一股子江湖快意,活得放肆又爽利。如今他好像已经有了男人的模样,眼里没了那股张扬,取而代之的是似乎无法打散的坚毅。

雨落到他脸上。他深深鞠了个躬——这回不是敬礼了。他嘴唇动了动,无声地说了几个字。

他还是没有表情,但我知道他在哭,眼泪融进雨里。剥去坚强的外壳,故作的成熟,他到底是个孩子。只是太早的,被迫面对成长。

那个人离开之前告诉他,要快快长大呀。

我知道一切。我知道他曾落泪,在凌晨清冷的街上,在暖黄的路灯下,在狂风暴雨的台风夜里。但天亮,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吴世勋,百毒不侵。

我都知道。正如我知道他们互相深爱过。

但我什么都没有说。

我越过一片残忍的黑色,看到边伯贤站在人群之外,黑西装衬得他像一柄刀。他也没有撑伞,看着我的眼睛,点了一根烟。

——

灿烈视角,勋鹿都是警察,鹿晗之前离开吴世勋调到一个危险的部门,结果出任务挂掉了(靠

结尾有灿白暗示(闭嘴吧

伯贤也是知道的,警方的计划里就是有人必须要牺牲,各种原因和变故这个人变成了鹿晗(

勋鹿属于双向暗恋(什么。

哇哦,狗血大剧(傻逼还不是你写的

我的文笔还撑不起完整剧情orz目前只能产段子了,希望各位同好不要嫌弃orz

——

这几天冷静了一下,觉得自己太冲动了。吃了这么久的cp说放下就放下还是不可能的,于是我又不要脸地回来磕了(

返校生(?

希望吴世勋同学也能早日找到心爱的人(骗人的其实我想和他结婚(

毕业典礼

粉了他四年,萌了勋鹿四年,后来吃过那么多其他cp,从来没有拆逆过初恋勋鹿。

午觉睡了起来看空间,懵逼得不行。怎么突然就公布了啊??我还没准备好??我有一句操你妈郁结于口,不说不行。

今天我从勋鹿毕业,自此不萌rps。

最后搞个段子纪念我的rps初恋勋鹿吧。

——

吴世勋拉开一听咖啡,“她很漂亮。”

边伯贤转过头看他。不说话。

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了呢?奶茶那么甜,为什么戒掉了呢?什么时候开始不戴戒指了呢?什么时候开始,你已经长大了呢?

是啊,你还是那么好看,剑眉星目,身姿挺拔,骄傲又温驯。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和他的眉眼已经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了呢?

什么时候他开始不再想起你了呢?什么时候你开始放下他了呢?

边伯贤没有再想下去。他摘掉眼镜。

这样就够了。

无论怎样,总会走到这一步吧。如果朴灿烈有一天找到了归途,他又会如何?

浪漫是所有人的归途。

——

我对不起灿白。以后可能也会写灿白,但不再相信he了。

我不行,我还要写。

——

“昨日太子十里红妆迎娶关家独女,那场面,说是皇帝纳后也不为过了。”

“傍晚那场烟花才是大手笔,全城的人可都见证了这场真情。”

“姑娘们的梦中情人鹿太子终于抱得美人归了,城里的闺秀这几日都得垂泪哟。”

吴世勋在听书。他坐在二楼,琼浆玉液,佳人在怀。

边伯贤喝了口茶,让人往香炉里添了几块寒竹,有些担心地看向身边的吴将军。

吴将军忙着调情。

那些姑娘再笑靥如花,也不过是胭脂俗粉。边伯贤知道他并不喜欢胭脂味,他也从不许姑娘用松香。太子却爱用松香。

“老幺……。”边伯贤开口。

吴世勋不应。他要的那个老幺么,不过死在了十月八那场惊世烟花中。

翌日,吴将军自请守关。塞外风沙里,不曾开出桃花。

两年后,新皇登基。不日,皇后诞下小太子,举国同庆。

新皇欲召回戍边的年轻将领。将领道,“我应先皇余生为国戍边,永无归期。”

我如今,只剩功勋与烈酒。

——

是初恋啊。

其实也没什么,不就是爱豆恋爱吗,泡个吧蹦个迪,几瓶灌下去,第二天又是新的开始!

加油!迎接白昼!

靠,我的双花又没填坑。哦,哎,……。啊。

❤马克!

李但愿:

上次发的文素中因为有一张图太大导致画质压缩的太严重,看不清楚。所以重新整理了一下,裁成了4张,共100句。【有错误欢迎指正!谢谢〃∀〃
ps:第44条有误,作者是杨绛先生,我的失误QAQ

今晚月色很美

黑瞎子坐在车顶上,双手撑在身后,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。吴邪坐在引擎盖上点烟,往上递了一根。他接过来叼着,含糊不清的让吴邪把打火机给他。

车停在一片草原上——准确的说是枯草原,人迹罕至。夜间的风有点不讲道理,吴邪的头发都糊在脸上。他拿下嘴里的烟,避免烟烧发丝事故发生。“这地方破,星星还是挺好看的。”

黑瞎子也拿下烟,惬意地吐了几个烟圈,一时间他的脸有些朦胧,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。“没有沙漠星星好看。”

吴邪抬头看他,“你他妈还去过沙漠?”

黑瞎子把还剩半根的烟摁灭,躺在车顶上。“那可不,我年轻的时候环游世界,徒步穿越撒哈拉。”

吴邪哼笑,知道他又在瞎吹牛逼,没接话。

黑瞎子敛了一脸的痞笑,侧过头,盯着吴邪的发梢,伸手拨了拨。吴邪啧了一声,把他手拍走。

傻逼。黑瞎子想。

——

歪日,我在写什么????
大概是老妖精师傅瞎子带着转世之后还是自己徒弟的吴邪自驾游,然后迷路了,天黑之后不好开车,于是秉烛夜谈(什么)(没有烛)

请安迷修同志尽快和我结婚

安迷修晃晃悠悠地站起来,甩了下头——他觉得有点晕。他抹了下眼睛,把挂在眼睫上摇摇欲坠的血滴拂走。

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,但他还是坚定地用力握着手中的剑。那两把剑陪伴了他数年,再激烈的战斗,都未曾脱手。

剑是骑士的命。

他又笑了——不同于搭讪时的爽朗,也不同于战斗前的自信,仿佛仅仅是勾起嘴角,从喉咙里压出两声哼笑。

安迷修看向敌人,对方嘲笑他的不自量力。他一个人站在一片尸体中,孤独又决绝。安迷修抬了抬下颚,嘴唇轻启。

“我发誓,对我的所爱,”他摆出迎战的姿态,“至死不渝。”

——

………………
要是吹安吹的好,组织把你当块宝。
吹安必须得走心,组织给你发奖金。

安迷修怎么那么帅啊我hsuxbuwbdhsjwjz安我好吃ushzbsjzhvshxsk
我作业都没写完就来摸个垃圾段子吹他足见我深沉的爱(什么)

什么嘛骑士宣言也并没有很usygehzyhshuzishshhsusushbs
一点也不可hsubwizjveuzishbsjjsis
不过是安迷hsvjsizhhshsbhzuehsbhz
我也就听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遍而已uwhhsuuzhs

七创社:

本次视频为月声配音社的脑洞制作,感谢声优大大们在工作之余再一次费心为大家带来福利!WB关注@月声配音社代言小晴 看看声优们如何搞事!  铃声直达下载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nvcG4PF

不太懂

你圈也是不得了,老公进局子这么激动的吗
独你宰厨一家,nili宰伤心不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请最后的骑士先生尽快和我结婚,谢谢。(暴毙)

七创社:

七创社:安迷修先生!

安迷修:......;

七创社:安迷修同学!

安迷修:......;

七创社:参赛者安迷修!

安迷修:......;

七创社:(想了想)最后的骑士!!!

安迷修(!!!):有什么话请直说!只要是我能帮忙的( *︾▽︾)

七创社:想请你宣布第二季开播的倒计时......

安迷修:没问题——

今天是2017年10月3日,距离《凹凸世界》第二季开播还有5天!大家一定要记得要点赞!转发!追番!评论!肝图!安利!如果有作业大魔王胆敢阻拦,让我——最后的骑士来保护你!看我拿出凝晶流焱就是一记冷热流......

七创社:咳咳咳咳咳!!!安迷修先生的发言感人肺腑,大家一定听得热泪盈眶了!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,感谢大家的阅读!(拎起安迷修就是一个万米冲刺)

晚自习摸了好多张
挑了一个
毕业一定要练字!!!!!!